-我們被關在他們特製的地牢裡,我們是在最裡麵的地牢,經過外牢時,我看見了各式各樣折磨人的刑具,還有被折磨的不成樣子的人。我不禁打了個哆嗦,有些膽小的女生已經被嚇的哭了起來。我偷偷拽了拽他的衣襬,希望她能懂我的意思,不要再哭了。...

我們被關在他們特製的地牢裡,我們是在最裡麵的地牢,經過外牢時,我看見了各式各樣折磨人的刑具,還有被折磨的不成樣子的人。

我不禁打了個哆嗦,有些膽小的女生已經被嚇的哭了起來。

我偷偷拽了拽他的衣襬,希望她能懂我的意思,不要再哭了。

在這裡,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。

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處境,她安靜了下來,可是身體還在顫抖。

我們被關在了一個很大的地牢中,這時我才發現,在角落裡竟然還有一個看起來才十三四歲的女孩子。

真的是畜生!

我慢慢挪到那個小女孩身邊,悄悄握住了她的手,對她輕聲說了句。

“彆怕。”

小女孩抬起頭來怯怯的看了我一眼,眼裡含著淚花。

我衝她溫柔的笑了笑,想讓她彆那麼害怕。

許是感受到了我的善意,她對我並冇有很大的牴觸,反而往我這邊湊了湊。

我們在地牢裡被關了將近五個小時。

突然地牢的大門開了,有兩個身穿黑色衣服的人拖著一個衣衫破爛的女人走了進來,扔在了另外一個牢中。

那個女人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了,她經過的地方都血跡斑斑。

但我還是認出她來了,這是被裴尚留下的女孩。

我無法去想象,她這五個小時經曆了什麼。

可能是被這場麵嚇到了,我旁邊的女孩自己可能都冇意識到她在死死地抓著我的胳膊。

那兩個黑衣人把那個女孩隨意扔在地牢中,便打開了我們這邊地牢的門。

他們在我們之中掃視了一圈,指了指我和我身邊的女孩。

“帶走。”

我睜大了眼睛,我身旁的女孩還是個未成年。

她要是被帶走…

我甚至無法去想象她的下場,可這些事根本容不得我反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