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怎麼這麼快都到來了?不會出什麼事吧?趙小萌擔驚害怕的來到了學校對麵的咖啡館。終於見到了自己喜歡的男人。...

青年警察無語的說道:“老陳彆踩了,油箱見底了。”

“打救援電話吧,讓他給咱們送一點油。”

老警察看著油表拍著眉頭,無語的說道:“又讓他跑了,很危險的,立馬打電話讓他們進行攔截。”

…………

很快。

高速公路上三輛警車,快速追趕騎自行車的孫天綠。

一旦出了車禍。

他們是有責任的。

就在離下高速20公裡處,三輛警車終於看著前方的小黑點。

“快快快快!”

“不要追得太緊。”

“想辦法把他攔下來。”

一輛警車在後麵,兩輛警車分開包抄,畢竟是四車道。

孫天綠看著包抄過來的兩輛警車,嘴角露出冷笑。

想要包抄自己可能嗎?

孫天綠立馬刹車,後麵警車猛打方向盤,幸虧車速不高。

及時躲了過去。

兩邊包抄的警車,這個騎自行車的傢夥,竟然如此的膽大。

這可是高速公路啊,竟敢停車。

孫天綠不管不顧,騎上自己的自行車,快速從警車旁邊而過。

三輛警車無可奈何,堵吧,怕出車禍不堵吧,看到如此的囂張。

三輛警車裡麵的警察對這個騎自行車的傢夥恨的是牙癢癢,等抓得到他好好的教訓一下。

就這樣在三輛警車的護航下,孫天綠成功下了高速。

三輛警車停了下來,簡直無法想象。

這個傢夥的體力竟然如此的好。

咱們開的是汽車,他騎的是自行車。

怎麼不去參加自行車比賽呢?

可是事情還是要辦的。

不過,他們三輛汽車要加油了。

就這短短十幾分鐘,孫天綠早已經消失不見。

…………

還有25公裡就到達,原主的老婆職業高校101。

孫天綠停下自行車,自己進去校園可能一拳都打死了,這個賤人。

可是原主的記憶非常疼愛自己的老婆,想要問清楚為什麼要背叛自己。

事情有一點點難辦呀。

自己一定要搞清楚。

想到原主記憶中的趙小萌,應該先把她約出來。

瞭解瞭解是什麼情況。

孫天綠想到就乾。

很快便撥打了趙小萌的電話。

趙小萌知道孫天綠已經來了,感覺有點懵。

怎麼這麼快都到來了?

不會出什麼事吧?

趙小萌擔驚害怕的來到了學校對麵的咖啡館。

終於見到了自己喜歡的男人。

趙小萌臉紅紅的非常害羞:“你怎麼說來就來了?”

“我來不行嗎?”

“我騎著自行車三天三夜直接乾到這裡,就問你服不服。”

孫天綠裝作原主的樣子語氣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