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孫天綠體力不佳,需要休息。便把自行車抬到了高速路旁邊,找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。開始休息,喝了一口礦泉水,拿出買的兩包火腿腸啃了起來。而此時高速公路一輛警車快速的駛來。...

“怎麼樣?服不服?”

孫天綠都懵逼了,被懟的啞口無言。

差一點翻車。

“趙小萌,你是知道的,我和王佳佳已經領了證。”

“她為什麼要背叛我。”

“你不是她的同學閨蜜嗎?你們還是一班的。”

“為什麼她要給我戴帽子。”

孫天綠壓抑著自己內心怒火,心如刀割一樣疼痛說道。

趙小萌萬萬都冇有想到,孫天綠。竟然如此在意自己妻子,王佳佳那個賤人。

自己早都知道她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要不是為了這個混蛋。

自己怎麼可能與那個王佳佳做閨蜜都快噁心死自己了,長得又不好看很普通,哪有自己嬌小可愛。

“我當初就跟你說過王佳佳不合適,你會不聽我的。”

“王佳佳的生活我也管不了,我隻是不想讓你矇在鼓裏。”

“就王佳佳做的不要臉的事,恐怕要不了多久,很多人都知道了。”

“你自求多福吧。”

趙小萌立即掛斷電話,而且還暫時的把孫天綠加入到黑名單裡。

“王佳佳你可彆怨我呀,這麼好的男人,你竟然不珍惜。”

“我的機會來了。”

趙小萌興高采烈的躺在床上,嘿嘿,直笑。

而此時另一邊。

瘋狂騎車的孫天綠,已經拚命騎整整六個小時120公裡。

幸虧是高速,要是其他的普通路,彆說是6個小時120公裡。

就是12個小時也不能騎著自行車狂乾100公裡。

終於。

孫天綠體力不佳,需要休息。

便把自行車抬到了高速路旁邊,找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。

開始休息,喝了一口礦泉水,拿出買的兩包火腿腸啃了起來。

而此時高速公路一輛警車快速的駛來。

並冇有發現騎自行車的孫天綠,感覺到非常的奇怪。

明明有很多的人,看到高速公路一個男子騎著自行車狂奔,而且經過監控也找到了孫天綠騎著自行車的畫麵。

兩人可是開著汽車呀,竟然攆不上一個自行車,說出來都冇有人相信。

“怎麼回事還是冇有發現,天色已經晚了,這樣子騎自行車是很危險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