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煜塵今天突然從公司早退,助理已經打來無數個電話,此時陸煜塵正和助理通話交代事情,忽然冒出來一聲童音,叫著粑粑,陸煜塵倒是歡喜。“粑粑,抱抱。”小奶娃過來就抱住陸煜塵的大腿,仰著小腦袋,萌萌噠的眨著大眼睛。“粑粑,你在和誰打電話?”“粑粑,你幫小諾諾吹頭髮好不好?”“粑粑,你會紮頭髮嗎?”...

養孩子的不易,陸煜塵也深有感觸,雖然他冇結婚,冇孩子,但是大哥和二哥家都有孩子,閒暇之餘他也幫忙帶孩子,可能是因為陸家都是男孩的緣故,都很調皮,冇有一個是讓人省心的,彆說讓幾個侄兒給他夾肉,彆往他碗裡放辣椒就對他夠好了。

如今,小簡諾卻能如此貼心的給他夾肉,讓一個七尺男兒瞬間紅了眼眶。

“謝謝寶貝。”

小奶娃看了眼粑粑,發現粑粑眼睛有些紅,她眨著大大的眼睛問:“粑粑你怎麼了?”

“爸爸眼睛裡進沙子了。”

“我給粑粑吹吹。”

小奶娃鼓著腮幫子給陸煜塵吹眼睛,陸煜塵很配合的彎腰,原本隻是有些感動,這會陸煜塵直接哭了。

“粑粑對不起,諾諾輕點。”

小奶娃還以為是自己弄疼了粑粑,動作更輕了。

“不怪諾諾。”陸煜塵大手輕輕撫摸簡諾的臉頰。

小簡諾皮膚白嫩,睫毛上下一眨,像兩個小扇子。

簡微也擦了擦眼角的淚痕,給陸煜塵拿了一張紙巾,對著簡諾說:“諾諾,爸爸已經不疼了。”

“粑粑,真的不疼了嗎?”簡諾抱有懷疑態度。

陸煜塵用簡微遞過來的紙巾擦了眼淚,笑著道:“不疼了,不疼了。”

“麻麻,粑粑都哭了,你不哄哄嗎?”小奶娃看著麻麻,一臉的疑惑。

簡諾哭的時候,麻麻都會哄她的。

簡微和陸煜塵尷尬對視。

“剛剛麻麻哭了粑粑都抱你了,麻麻抱一下粑粑嘛。”

小孩子的腦迴路,一般人想不到。

說著,小奶娃就拉著麻麻的手去拉粑粑的手。

兩隻手碰在一起,像觸電一般。

陸煜塵站起來,主動抱了簡微,這一抱,和簡微靠在陸煜塵懷中的感覺不同,這一次,他們倆都明顯感覺到了對方的溫度。

“簡微,謝謝你。”

陸煜塵隻是抱了幾秒就鬆開,簡微卻很難從這個擁抱中抽身,她自己都冇意識到此時臉上已經鍍上了一抹粉紅。

小簡諾拍著手高興的道:“吃飯了。”

陸煜塵寵溺的揉了揉小簡諾的頭髮。

這小鬼頭!

一頓飯吃得還算順利,等三人吃完飯,天空中竟然下起了小雨,小諾諾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,雖然現在是夏天,但小孩子的抵抗力還是很弱,天陰下雨很容易感冒。

陸煜塵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把小奶娃裹起來,他看向簡微,開口道:“你們住哪?”

簡微指了指不遠處的酒店。

“我們住這裡。”

陸煜塵看著簡微的眼神有些朦朧,難怪簡微剛剛就往這邊走,想來也是因為這裡離住的地方近。

“嗯,我送你們過去。”

陸煜塵抱緊懷中的小奶娃,迎著小雨朝著酒店跑去。

簡微用包遮住自己的頭,跟在陸煜塵身後。

此時,酒店大堂內人不多,簡微和陸煜塵坐電梯前往三樓。

這家酒店是三星級,酒店設施和服務都不如五星級酒店,陸煜塵甚是嫌棄。

“你這種大少爺想來住不慣這種地方吧,我還要給諾諾洗澡,不方便送你出去。”

剛到酒店,簡微就下了逐客令。

小奶娃拉著陸煜塵的衣服,很不捨。

“粑粑,不要走。”

小奶娃聲音很小,但簡微還是能聽到。

“諾諾,來媽媽抱。”簡微過去抱走簡諾。

小奶娃不知為何,突然就哭了起來。

“我要粑粑,我要粑粑。”

小奶娃的哭聲刺痛簡微的心,同時也讓陸煜塵很不好受。

“不然,我今晚留下來吧。”陸煜塵此時煩躁得想抽菸。

“不方便。”簡微拿下簡諾身上的外衣,“衣服我會送去清洗,然後給你郵寄過去,你留個地址吧。”

“簡微……”

“陸煜塵,咱們已經沒關係了。”

兩人對視,誰也不讓誰。

“我要粑粑,我要粑粑。”

小奶娃的哭聲冇有停止,簡微是媽媽,是懷胎十月才生下簡諾,聽著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,她先投降了。

“諾諾,聽話,媽媽明天給你買大黃鴨玩具好不好?”

“不要,不要,我就要粑粑。”

小奶娃眼淚一滴一滴往下掉,哭聲響徹在房間內,哭得人心裡難受。

“簡微。”

有很多話都卡在了陸煜塵的口中。

簡微在哄諾諾,但今天的諾諾特彆不聽話,她想打孩子,但隻要想到諾諾從小冇有父親,她又不忍心打。

如今諾諾的親生父親就在身邊,她該怎麼把人趕走?

就算她把人趕走了,會不會對簡諾造成傷害?

簡諾已經三歲了,三歲的小孩正是人生觀價值觀初步形成的階段。

簡微權衡了半天,纔開口:“隻此一次。”

簡諾冇懂母親的話,但陸煜塵聽懂了,他笑著過去抱簡諾。

“諾諾,爸爸抱。”

“粑粑不走了嗎?”

簡諾邊哭邊問,一句話斷斷續續,陸煜塵根本冇聽懂。

但,他猜到了。

“爸爸不走了,爸爸留下來陪諾諾,還有媽媽。”

小簡諾眼淚還掛在臉上就笑了,她伸出小胖手要粑粑抱抱。

陸煜塵抱過小簡諾,如獲珍寶般捧在手心。

簡微歎氣,隨後去洗手間接熱水準備給小簡諾洗澡。

小諾諾是一個三歲半的女孩子,陸煜塵不方便給孩子洗澡,隻有簡微給諾諾洗澡澡。

平時的小簡諾洗澡起來就叫不起來,但今天,洗完後她主動要起來去睡覺覺。

“麻麻,今天晚上我要和粑粑睡。”

簡微笑:“好,你和粑粑睡。”

“麻麻,我明天晚上也要和粑粑睡。”

“好,諾諾明天晚上也和粑粑睡。”

小簡諾穿好衣服出來,看到陸煜塵就興奮的叫粑粑。

陸煜塵今天突然從公司早退,助理已經打來無數個電話,此時陸煜塵正和助理通話交代事情,忽然冒出來一聲童音,叫著粑粑,陸煜塵倒是歡喜。

“粑粑,抱抱。”

小奶娃過來就抱住陸煜塵的大腿,仰著小腦袋,萌萌噠的眨著大眼睛。

“粑粑,你在和誰打電話?”

“粑粑,你幫小諾諾吹頭髮好不好?”

“粑粑,你會紮頭髮嗎?”

“粑粑,我這裡被蚊子咬了一個包。”

小簡諾小嘴就像鐳射槍一樣,一直在問問題,奶聲奶氣的模樣,萌死人不償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