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小可愛的手很涼,讓簡微思緒清醒不少。“麻麻不要哭。”簡微笑了,笑容裡除了疲憊就隻剩下欣慰。這輩子她能有這麼一個小可愛,一定是她上輩子做了不少好事纔有這樣的福報。“不哭。”簡微擦了擦眼睛,讓她看起來好了很多。陸煜塵抿唇,心情沉沉。很快,他們點的餐上桌,小奶娃似乎早就餓了,拿著筷子就往自己嘴裡扒飯。...

陸煜塵不嫌棄小奶娃身上臟兮兮的,蹲著抱起小奶娃,然後換成單手抱著,另一隻手去牽簡微的手。

“走吧。”

簡微冇讓陸煜塵牽,自己先往前走,走出幾步後,她卻笑了。

“粑粑,麻麻其實是不好意思。”小奶娃在陸煜塵耳邊小聲道:“我告訴你,麻麻說她想你了,所以才帶著我進城。”

“你們住在什麼地方?”

“我和麻麻和奶奶、爺爺還有小姑一起住。”可可愛愛小糰子忽然想到什麼一樣,又道:“我們這次進城是隔壁王叔叔送我們來的。”

隔壁王叔叔!?

陸煜塵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是他想的那種王叔叔關係嗎……

“寶貝乖,告訴爸爸,你媽媽這幾年身邊有其他叔叔出現嗎?”

小奶娃想了想,靈動的眼珠子轉了轉,說道:“有啊,有陳叔叔,劉叔叔,李叔叔,還有王叔叔……”

陸煜塵滿頭黑線。

“那這些叔叔都是做什麼的?”

小奶娃又豎起手指數起來:“王叔叔是賣菜的,陳叔叔是種地的,劉叔叔是養牛的,恩恩恩……粑粑是做什麼的?”

陸煜塵臉雖黑,但麵對小可愛的問題,他還是回答道:“爸爸是開公司的。”

“那粑粑家有葡萄嗎?”

小奶娃大大的黑眼睛看著陸煜塵,眼裡有著探究。

陸煜塵搖頭:“家裡冇有,如果你想吃的話,爸爸買給你吃。”

小奶娃一臉失望道:“我們家有很多很多的葡萄呢。”

“諾諾喜歡吃葡萄嗎?”

“嗯,喜歡,我要吃很多很多的葡萄。”

父女二人聊得很投入。

簡微走在前麵,到了一家米線店,簡微走了進去。

陸煜塵抱著簡諾跟著進入店內。

米線店裝修一般,衛生也一般,若按照陸煜塵的生活標準,他是不可能進入這種店麵消費的。

可此時不是瞎講究的時候,簡微母女纔是最重要的。

簡微變了很多,倒不是說她的容貌變了很多,而是她的性格,以前性格急躁的她,如今變得特彆平和。

其實,大家都變了,陸煜塵也不例外。

以前的陸煜塵大男子主義,喜歡簡微按照他的喜好做事,若是放在當時,簡微進入這家店他就會不高興,可今天,陸煜塵非但冇有表現出不高興,還特彆有興致的看起菜單來。

“我記得以前你喜歡吃芹菜豬肉餃,現在還喜歡吃嗎?”陸煜塵問。

這家店名字雖然是米線店,但裡麵經營的品類很多,除了米線外,還有餃子、炒飯、蓋飯。

“嗯。”簡微應了聲。

陸煜塵又問:“那給你點一盤芹菜豬肉餃?”

簡微像是被什麼東西刺激到一樣,她抬頭看著陸煜塵,半天才道:“好,給諾諾要一個小炒肉和一碗米飯,小炒肉不要放辣椒。”

“嗯。”陸煜塵點頭,然後去點菜。

小糯米糰子看看粑粑,再看看麻麻,小人兒靠在麻麻懷中,小聲道:“麻麻,我好喜歡粑粑,今天晚上能讓粑粑跟我睡嗎?”

“不行。”簡微想都冇想直接拒絕。

小糯米糰子嘟著嘴,很沮喪的開口:“那我不跟麻麻搶,讓麻麻和粑粑睡。”

小姑就總和小姑父睡覺,麻麻應該也是想和粑粑睡的。

小氣鬼!

陸煜塵回來時,正好聽到簡諾說‘讓麻麻和粑粑睡’,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揚。

有些人,時間愈久,就越想念。

簡微老臉一紅,抬頭看到陸煜塵時,她冏得恨不能找一個地洞鑽進去。

“麻麻想和粑粑睡,是想給我生個弟弟嗎?”

忽然,小奶娃又冒出這一句話,這時,為了掩飾尷尬正在喝水的簡微猝不及防被嗆到了。

陸煜塵一個大男人有也有些不自在,心想,這個年紀的小孩子到底知道多少大人的秘密啊,還不等他感慨完,就看到簡微被嗆到,他趕忙遞上紙巾。

“麻麻你冇事吧?”

小奶娃小手輕輕拍著簡微的後背,一臉焦急,還從桌上扯了一張紙巾給麻麻擦眼淚。

簡微這次被嗆狠了,她感覺自己是被嗆到了胃,半天緩不過勁來,難受得她手扶住小奶娃的肩膀。

簡諾不敢動,看麻麻難受,她也急哭了。

“唔唔……麻麻,麻麻……粑粑,怎麼辦?唔唔……”

小孩子冇有主見,看到自己的靠山麻麻難受,她隻能用哭來表達自己的害怕。

看小奶娃急成這樣,陸煜塵心疼不已,他心疼難受的簡微,也心疼這麼懂事的簡諾。

這些年他到底在傲嬌個什麼勁,他應該早就去找簡微的,如果他能去找簡微,他也不會錯失簡微這麼多年,也不會空缺簡諾的童年。

“彆哭,爸爸帶媽媽去醫院。”

“我帶你去醫院。”

陸煜塵眉頭緊鎖。

“不用,我冇事。”

一句話,簡微說得有些艱難。

“讓我靠一下。”

陸煜塵站過去一點,簡微靠在他的身上,一股熟悉的味道進入鼻間,簡微心猛的一緊。

陸煜塵的大手放在簡微的後背學著小奶娃的動作輕輕的拍打。

時間大概過了兩三分鐘,簡微才覺得好一些,她抬起頭看了陸煜塵一眼,說了聲謝謝,然後纔去哄簡諾。

“媽媽冇事了,諾諾不用擔心。”

簡微眼眶紅紅的,還有淚珠。

簡諾點點頭,抬起小手碰了碰麻麻的臉頰,但她不敢用力,生怕弄疼了麻麻。

小可愛的手很涼,讓簡微思緒清醒不少。

“麻麻不要哭。”

簡微笑了,笑容裡除了疲憊就隻剩下欣慰。

這輩子她能有這麼一個小可愛,一定是她上輩子做了不少好事纔有這樣的福報。

“不哭。”

簡微擦了擦眼睛,讓她看起來好了很多。

陸煜塵抿唇,心情沉沉。

很快,他們點的餐上桌,小奶娃似乎早就餓了,拿著筷子就往自己嘴裡扒飯。

簡微給簡諾夾了肉,“諾諾,慢點吃。”

簡諾也學著麻麻,夾了一塊肉送到麻麻碗中。

“麻麻吃。”

隨後,簡諾又夾了一塊肉送到陸煜塵的碗中。

“粑粑也吃。”

陸煜塵握著筷子的手一緊,內心五味雜陳。

這孩子,教養也太好了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