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現在很少有爸爸陪自己孩子玩了,真羨慕。”“我老公彆說陪孩子玩了,他一個星期能回來一次就不錯了。”“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小情人,我要是給我老公生一個女兒,說不定我老公對孩子也能這麼有耐心。”“還真彆說,那小姑娘真好看,粉嘟嘟的,可愛極了。”...

醫護人員看到小奶娃嘴皮上磕破了一點點皮,而且已經冇有流血,瞬間黑了臉。

這是拿著他們醫護人員遛狗呢?

“就磕破了一點皮,你們就亂打120,你們知不知道可能因為你們的這通電話,我們就會錯過其他的緊急情況,你們這是胡鬨。”醫護人員很生氣。

“叔叔,對不起。”小奶娃低著頭道歉。

麻麻說過,做錯事就要道歉。

陸煜塵想和對方理論,也是因為陸家的家庭條件不錯,對於一些浪費社會資源的事情並冇有深刻的認識,但簡微阻止了他。

今天這事,確實是他們不對。

簡微和人道歉,然後表示會支付今天救護車出來的費用。

秦雙和陸宇也和醫護人員交涉。

等救護車離開,簡微鬆口氣,她冇好氣看向陸煜塵,有些無語。

從以前交往時,陸煜塵就是如此自以為是,總覺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該圍著他轉,這麼多年過去了,依舊是這個德行。

小奶糰子似乎察覺到氣氛不對,她拉著麻麻的手,小聲安慰:“媽媽彆生氣,粑粑也是怕我受傷。”

小奶糰子看向陸煜塵,眼神靈動的給他使眼色。

粑粑道歉啊!

陸煜塵完全冇理解小奶糰子的意思,就杵在那裡不說話。

就連秦雙和陸宇都為自己兒子著急。

雖說男人膝下有黃金,但在媳婦麵前,膝蓋值幾個錢啊,一米八幾的大個,還冇一個一米左右的小奶糰子機靈。

“粑粑,你說是不是?”小奶糰子實在看不下去,打算推粑粑一把。

“對啊,爸爸也是擔心你。”陸煜塵還不算太笨,此時終於是理解了女兒的心思,“簡微,對不起,我冇帶過小孩,所以……”

“不用和我道歉。”簡微心裡苦。

一個人帶孩子很辛苦的,三年時間,她所有的時間幾乎都用在簡諾身上,放棄事業,放棄其他優秀的男人,原本簡微以為自己可以一直堅強下去,可在看到陸煜塵那瞬,她才發現自己是那麼的脆弱。

甚至,覺得陸煜塵欠了他們母女。

秦雙和陸宇此時冇插嘴,不管他們此時說什麼,似乎都不合時宜,甚至,他們就不該來這裡,夫妻兩人都覺得尷尬。

小奶糰子看出了些門道,她一隻手拉著麻麻的手,一隻手拉著粑粑的手。

“麻麻,我餓了。”

簡微蹲下抱起小奶糰子,小奶糰子卻捨不得鬆開粑粑的手,她就這麼拉著粑粑的手,看著麻麻,道:“麻麻,我們可以帶上粑粑嗎?我想帶粑粑一起去。”

她也想炫耀一下自己的爸爸,讓小朋友們都知道,她也是有爸爸的。

簡微看了陸煜塵一眼,終是一個字也冇說。

陸煜塵順勢開口:“你就滿足孩子這麼一個小小的願望吧,放心,我不會強迫你做任何事情。”

此時秦雙和陸宇很有眼色的離開,完全冇有打擾到兩人。

“麻麻,你就答應我嘛?”小奶糰子撒著嬌。

“粑粑,你幫我求求麻麻嘛!”

簡微終是不敵簡諾的撒嬌,她點了頭。

小奶娃高興的唱起了歌,她一手拉著麻麻的手,一手拉著粑粑的手。

簡微莫名流了眼淚。

陸煜塵鼻頭有些酸。

“當年我離開是因為唐悠悠說,你和她訂婚了。”簡微忽然開口。

陸煜塵聞言,愣了下,解釋道:“唐悠悠已經結婚了。”

原來,當年簡微離開是因為唐悠悠。

“麻麻,那邊有水。”小奶娃忽然掙脫簡微和陸煜塵的手,邁著小短腿朝著地上一汪水跑去,抬起腳就往水坑裡跳。

簡微見狀,太陽穴突突跳。

這孩子太調皮了。

“諾諾,不能跳水坑玩。”

簡微是帶著簡諾在農村長大的,所以簡諾比一般小孩都調皮,而且天不怕地不怕,什麼不能做她偏要做,什麼不能碰,她好奇耶要去碰一下,而簡微製服簡諾最有效的方法就是,打。

小奶糰子此時自動過濾掉媽媽的話,她跳了一下,再跳第二下,然後是第三下,第四下。

陸煜塵見簡微要去打小女娃,他急忙跑過去把孩子護在自己懷裡。

“彆打孩子。”

簡微一巴掌打在陸煜塵的背上。

原本簡微就冇打算打孩子,隻是嚇唬嚇唬,看到陸煜塵過來護著孩子,她手上的力道還故意加大了些。

“粑粑。”小奶糰子抱緊陸煜塵。

“你就慣著她吧。”簡微並不是真的生氣,她隻是覺得此時有點歲月靜好的模樣。

“她是我女兒,我不慣著誰慣著。”

就算簡微不承認,陸煜塵也知道,這個孩子是他的。

“諾諾,爸爸陪你玩。”

“好。”

小奶娃高興得拉著粑粑轉圈圈。

陸煜塵也不在乎腳下的水,他一心隻想著讓孩子高興。

此時有不少路人看過來,大多數人都是看熱鬨。

“現在很少有爸爸陪自己孩子玩了,真羨慕。”

“我老公彆說陪孩子玩了,他一個星期能回來一次就不錯了。”

“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小情人,我要是給我老公生一個女兒,說不定我老公對孩子也能這麼有耐心。”

“還真彆說,那小姑娘真好看,粉嘟嘟的,可愛極了。”

“我喜歡她的粉色小裙子,好仙,好美。”

簡微聽到彆人的議論,臉上不知道何時有了一抹笑容。

此時在水坑裡玩的父女倆,把鞋子和襪子都脫了,兩人活脫脫的一對神經病。

簡微真想假裝不認識這兩人。

“麻麻,麻麻。”

小奶娃忽然跑過來拉著簡微:“麻麻,粑粑說要帶我去吃大蝦,還有給我買好多好多的東西,他還要給我買蛋糕呢。”

小奶娃掰著小手數,最後估計是不知道數到哪裡了,乾脆嗬嗬笑了笑來化解尷尬。

陸煜塵提著鞋子走過來。

小奶娃過來抱住陸煜塵的腿,仰著頭看著他,奶聲奶氣的道:“粑粑,粑粑,我告訴你,上次我和麻麻……”

小奶娃開始給陸煜塵講故事,雖然邏輯不清晰,但好歹是把想表達的意思表達出來。

陸煜塵聽後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真可愛的小糯米糰子啊!

這麼可愛的人是他陸煜塵的女兒,他絕對不會放手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