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謝謝。”簡微此時才冷靜下來。小奶娃很配合著漱口,等漱完口,簡微纔給孩子檢查傷口,是下嘴皮磕破了一點,問題不大。“麻麻,疼。”小奶娃摟住簡微的脖子,眼淚汪汪。正好,小奶娃的視線和陸煜塵對視,本來已經不哭的她,看到粑粑忽然又委屈上了,小嘴一扁,又要哭。“粑粑。”陸煜塵:“……”...

秦雙感歎:這就是血緣關係的力量啊。

不用驗DNA了,這小奶娃就算不是陸家的血脈,秦雙都想認這小人兒做乾孫女。

“嗯,可以。”簡微和秦雙禮貌一笑。

秦雙的修養都在骨子裡,此時她也衝著簡微一笑,道:“放心,我會照顧好孩子的。”

隨後,秦雙又看向陸煜塵,語帶嚴肅的道:“好好和孩子媽媽說。”

秦雙的潛台詞,你要是不能把孩子媽一起帶回來,你也不用回來了。

小奶娃也忍不住囑咐道:“粑粑,你不能和麻麻吵哦,你要讓著麻麻。”

然後小奶娃又拉住簡微的手,小聲道:“麻麻,好不容易找到粑粑,你不要把粑粑氣走了,不然你就隻能在夢裡見到粑粑了。”

麻麻就是口是心非,明明做夢都在叫粑粑的名字。

小奶娃的聲音不大,但在場的人都能聽到。

簡微覺得冏。

“媽媽知道,你要乖哦。”簡微不放心,但想到這裡是派出所,陸煜塵的家人也不可能膽子大到把小孩子直接領走,再說如果陸家的人真打算這麼做的話,就不會同意把孩子帶過來見她。

“嗯,諾諾乖。”

小奶娃的暖心,暖了簡微的心,也暖了陸家人的心。

這麼可人的小奶娃,他們捧在手心裡都來不及呢。

陸煜塵帶著簡微到旁邊說話。

小奶娃就拉著秦雙的手,眼睛看著粑粑和麻麻在的方向,捨不得移開。

粑粑真帥啊!

這麼帥的粑粑,麻麻應該捨不得離開吧。

不過,麻麻也很漂亮,不然那些叔叔怎麼都喜歡媽媽。

粑粑加油!

小奶娃在心裡暗暗給粑粑加油。

“奶奶,粑粑為什麼不要我和麻麻?”

忽然,小奶娃問。

秦雙被問住,小奶娃就盯著她等著答案,隻能硬著頭皮道:“你爸爸冇有不要你和媽媽,他隻是不知道你的存在,現在你爸爸知道了,他肯定會帶你和媽媽回家的。”

小奶娃點點頭:“嗯。”

小奶娃做出思考狀。

秦雙鬆口氣,抬頭對上陸宇的眼神。

陸煜華忽然摸著下巴道:“爸,媽,老三的婚事是不是可以操辦起來了?”

陸家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小女娃,他和老二不用再被催生,就算老三不願意,也得押著人拜堂成親。

陸宇點頭:“是該操辦起來了,記住,不要怕花錢,一定要把最好的都給老三媳婦置辦上。”

秦雙也道:“還得通知女方的家人,通知你媳婦和老二媳婦,趕過來陪著老三媳婦,彆讓人覺得咱們陸家失了禮數。”

陸煜華應下:“爸媽放心,我這就去辦。”

隨後,陸煜華低頭看著小奶娃,說話的聲音特彆輕:“寶貝,大伯先去辦事了。”

小奶娃不怕生,大眼睛眨了眨,問:“我要叫你大伯嗎?”

陸煜華點頭:“對,我是你爸爸的大哥,所以你該叫我大伯。”

“知道了大伯。”小奶娃伸出小手要大伯抱,“大伯,抱抱。”

陸煜華心都化了。

這太可愛了!

要是他閨女該多好啊!

陸煜華有三個孩子,抱孩子的動作特彆標準,隻是抱男孩子他就不在意細節,可抱小女娃就是小心了又小心,害怕自己的鬍渣紮到小奶團,特意避開。

“大伯一會給你買糖吃。”陸煜華激動壞了,半天才擠出這一句話。

小奶糰子笑道:“好,那我要吃好多好吃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忽然,小奶娃吧唧一口在陸煜華臉上親了一下。

陸煜華整個人僵住。

雖然他有點輕微潔癖,連兒子親他,他都覺得噁心,但是這小女娃親他,他卻高興得緊,口水什麼的完全不嫌棄。

“大伯那你路上小心。”

好懂事的小奶娃。

秦雙和陸宇雙雙抹眼淚。

這麼可愛的小奶娃,老三怎麼忍心讓人流落在外,等空了,非得好好收拾老三那混小子。

陸煜華捨不得離開了,但不得不離開。

另一邊,陸煜塵去拉簡微的手,簡微躲開了,把一邊觀望的秦雙和陸宇兩口子急得滿頭大汗。

陸宇歎氣:“直接牽手啊,傻子。”

秦雙也道:“直接抱著親啊,傻子。”

小奶糰子:“……”

她得幫幫粑粑吧!

小奶糰子邁著小短腿朝著簡微和陸煜塵跑去,忽然,小奶糰子撲通一聲摔倒了。

好疼!

小奶糰子冇忍住,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。

簡微反應最快,等陸煜塵反應過來時,簡微已經跑過去抱著簡諾。

“寶貝摔哪了?”簡微急得心臟撲通撲通直跳。

急救常識,人摔倒後不能第一時間去扶,得觀察一下摔倒之人是否有骨折之類的情況。

但做母親的,哪裡顧得了這麼多,看到自己孩子摔倒,幾乎都是第一時間抱起。

簡微也是如此。

她把簡諾抱起來後才檢查孩子哪裡摔傷了,簡諾一邊哭,一邊用小手指自己的嘴。

磕出血了。

簡微心疼的手都在發抖。

“麻麻,疼。”小糰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。

此時小糰子的親爹陸煜塵正在打急救電話。

秦雙拿了礦泉水過來,“給孩子漱漱口。”

心肝啊!

心疼死人了!

“謝謝。”簡微此時才冷靜下來。

小奶娃很配合著漱口,等漱完口,簡微纔給孩子檢查傷口,是下嘴皮磕破了一點,問題不大。

“麻麻,疼。”小奶娃摟住簡微的脖子,眼淚汪汪。

正好,小奶娃的視線和陸煜塵對視,本來已經不哭的她,看到粑粑忽然又委屈上了,小嘴一扁,又要哭。

“粑粑。”

陸煜塵:“……”

心臟的地方猛的一疼,看著小奶糰子哭,他也想哭。

這時,救護車已經到達,醫護人員抬著擔架下來,跑過來詢問:“傷者在什麼地方?”

出事地點在派出所,這得是出現了多大的事故啊!

醫護人員疑惑,但並未發現傷者。

卻見陸煜塵指著小奶娃一臉擔憂的道:“傷者在這裡。”

醫護人員上來給小奶娃檢查,簡微也擔心孩子,看到有醫護人員過來,她並冇阻止。

“小朋友你哪裡疼?”醫護人員很溫柔。

粉嫩嫩的小糰子指著自己磕破的嘴皮,奶聲奶氣,還帶著哭腔的道:“這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