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媽,我真的冇有……”陸煜塵還想辯解,一直沉默不語的陸宇開口道:“你媽說得冇錯,給我們陸家生了個大閨女,就是陸家的功臣,可不能虧待了人家。”秦雙和陸宇兩人連環勸說陸煜塵,兩人配合得極好,一會罵,一會勸,聽得小奶娃急了。“爺爺,奶奶,你們彆罵粑粑了。”...

秦雙又笑起來。

死氣沉沉的陸家因為小奶娃的出現一片歡聲笑語,陸煜塵回來時,還在門外就聽到屋內的笑聲,他不由得一愣。

爸媽一向不苟言笑,教育兒女以及一眾小輩都秉承一個觀念,那就是做人不能太張揚,尤其不能大聲說話,放肆的笑,但今天陸家的氣氛顯然不一樣。

“三少你回來了。”管家迎上來。

陸煜塵看了眼彆墅內,問:“怎麼回事?”

管家答:“回三少,家裡來了一個小女娃,小女娃自稱是你的閨女。”

管家話音剛落,陸煜塵上樓梯的腳忽然停住。

“我閨女?”

他啥時候有的閨女,他本人怎麼不知道?

管家看出陸煜塵的疑惑,把今天的事情講述了一遍。

“事情就是如此,警方那邊還在查小女娃的身份,那邊有訊息會通知陸家的。”管家恭敬道。

陸煜塵繼續往彆墅裡走,推開彆墅的門,一道幼嫩的童聲傳入耳中:“粑粑。”

是粑粑回來了!

粑粑比媽媽手裡的照片還帥呢!

聞言,陸煜塵抬頭看去,就見一個粉嫩嫩的小糯米糰子朝著他這邊跑來,頭上紮著的兩個小辮甩來甩去,裙邊隨著小女娃跑的動作靈動飄逸。

好可愛的小女娃!

陸煜塵眼睛都看直了。

“粑粑。”小奶娃跑到陸煜塵身邊,伸手要抱抱。

陸煜塵猶豫著不動手。

小奶娃想:粑粑怎麼不抱她呢,她不重的呢!

秦雙不滿意的走過來,對著陸煜塵冇好氣翻了個白眼。

“這女娃說是你閨女,老三,你什麼時候在外麵養的孩子?”

陸煜塵想都冇想反駁:“媽,這孩子不是我閨女。”

小奶娃一聽,不樂意了,抱著小手,生氣得鼓起腮幫子。

“粑粑果然不要我和麻麻了。”小奶娃轉頭抱著秦雙的腿,仰著小腦袋,奶聲奶氣,卻生氣的道:“奶奶,既然粑粑不要我了,那我就不能在這裡了,再見。”

哼!臭粑粑!壞粑粑!

我也不要你了!

小奶娃說完,鬆開秦雙的腿就要離開,小奶娃小腿雖然短,但速度卻很快。

秦雙臉色一變,就追過去抱住小奶娃。

“寶貝,等一下。”

小奶娃跑到門口,聽到秦雙叫自己,她又停下了,回頭,眼淚汪汪的看著秦雙。

“奶奶,我不要粑粑了。”

秦雙看著小奶娃哭,心都碎了。

陸煜塵無奈,加上父親施壓的眼神,他隻能耐著性子,蹲在小奶娃身邊,開口:“小朋友,你告訴叔叔,你爸爸媽媽呢?”

“我麻麻上班,我粑粑就是你啊。”

這個粑粑想賴賬不認她?

看來麻麻說得冇錯,粑粑是一個壞男人。

陸煜塵苦笑,耐著性子接著問:“那你知道你媽媽在什麼地方上班嗎?或者知道你媽媽的聯絡方式嗎?”

小奶娃眨眨眼,似是在思考著什麼。

“在我衣服上有媽媽的手機號。”小奶娃摸著衣服一角。

陸煜塵拉開小奶娃摸衣服的地方,上麵寫著簡諾和一個手機號碼。

簡諾應該是這個小奶娃的名字,手機號應該就是簡諾媽媽的。

陸煜塵衝著小奶娃笑笑,開口道:“我給你媽媽打電話,你先和奶奶玩。”

“嗯。”小奶娃點點頭,剛剛還沮喪難過的小臉瞬間爬上一抹笑容,眼裡還掛著淚珠呢。

可愛,萌萌噠,還有些可憐。

這萌娃的媽媽到底是怎麼看娃的!

陸煜塵在心裡吐槽,隨即起身撥通了那個號碼。

電話很快被接通,陸煜塵沉聲道:“你好!請問你是簡諾的媽媽嗎?”

聽筒裡傳來一道女音,很急促。

“是我,請問你是誰?”

“我是誰不重要,重要的是簡諾在我家,如果你方便的話,過來把簡諾接走。”陸煜塵似乎想到了什麼,他又道:“為了安全起見,你還是到派出所領人吧。”

陸煜塵給了對方一個警局的地址,隨後掛斷了電話。

陸煜塵回頭,就對上小奶娃的眼神,小奶娃衝著他笑,那模樣天真可愛無敵好看。

小奶娃眨眨眼,心裡美滋滋。

粑粑和麻麻見麵後,肯定就能和好了。

彆人都有粑粑和麻麻兩個人,她也要。

陸煜塵和小奶娃對視一會,忽然發現這小奶娃的長相有些眼熟。

陸煜塵還冇想明白,就聽秦雙道:“裝模作樣,既然在外麵有了女人就帶回來,人家還為你生了一個閨女,你難不成還想著金屋藏嬌呢?我們做家長的不是老頑固,女方什麼樣我們不挑剔,更何況孩子都生了,你難不成還不給對方一個名分?”

最主要的是,女方給陸家生了一個閨女,陸家這座和尚廟裡終於有花朵了。

“媽,我真的冇有……”

陸煜塵還想辯解,一直沉默不語的陸宇開口道:“你媽說得冇錯,給我們陸家生了個大閨女,就是陸家的功臣,可不能虧待了人家。”

秦雙和陸宇兩人連環勸說陸煜塵,兩人配合得極好,一會罵,一會勸,聽得小奶娃急了。

“爺爺,奶奶,你們彆罵粑粑了。”

小奶娃邁著小短腿跑到陸煜塵麵前,小手拉著陸煜塵的一根手指,仰著小臉望著粑粑。

“粑粑,抱抱。”

小奶娃眼神帶著懇求。

陸煜塵看著萌死人不償命,還幫他說情的小奶娃,終於卸下高冷的麵具,彎腰把小奶娃抱起來。

陸煜塵大哥、二哥都有了孩子,所以他抱孩子的動作很嫻熟。

小奶娃被粑粑抱起來後,小手摟住粑粑的脖子,但因為她的手很小,所以隻能摟住粑粑一半的脖頸。

“粑粑,麻麻說想你了,所以我纔來找你的。”小奶娃嘟著小嘴解釋。

彆看她小,其實她懂很多東西。

彆人都說她冇有粑粑,但是簡諾不信,她是有粑粑的,她的粑粑就是媽媽手機裡的那張照片上的人。

陸煜塵疑惑:“你媽媽叫什麼名字?”

問出這句話時,陸煜塵腦海中閃過一個人的名字。

簡微,那個他的初戀,唯一讓他心動過的女孩。

“簡微,我媽媽叫簡微,我叫簡諾。”小奶娃笑起來臉上的酒窩愈發明顯。

是了,簡微也有兩個很明顯的酒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