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彆著急,慢慢吃。”秦雙把食物分塊放到小奶娃碗裡。陸宇也冇閒著,他在給小奶娃切蘋果呢。“奶奶,我粑粑呢?”小奶娃忽然問。“他馬上就回來了。”秦雙看向一旁的管家。管家恭敬道:“三少爺已經在回來的路上,估計半小時後就能到達。”...

江城。

小雨淅淅瀝瀝的下了一整天,北城區一派出所內,一個三歲左右的小奶團從容的從門口進來,她拉著一位穿著製服的警察道:“叔叔,我迷路了。”

被小女孩拉住的警察蹲下,笑著問:“小朋友,你爸爸媽媽呢?”

“我粑粑麻麻上班去了。”小奶團靈動的眨眨眼。

“那你記得你爸爸媽媽的電話嗎?或者其他親人的也可以。”

小奶團搖搖頭。

“我記得家裡的地址。”

蹲著的警察和同事對視一眼,笑著道:“那我們開車送你回家。”

小奶團重重的點了點頭,然後給警察叔叔報了一個地址。

小奶團說,她家住在秦山彆墅,警局的人不查不知道,一查嚇一跳。

秦山彆墅是江城第一豪門陸家的彆墅,所以麵前這個小奶團是陸家的人?

陸家不是一般的豪門,所以警方也不敢怠慢。

原本打算派兩個人送小奶團回去的,得知小奶團是陸家的人後,警方足足派了三輛警車護送,十二名警察跟隨。

三輛警車經過兩個小時的車程,把小奶團送到了秦山彆墅門口。

警車停在秦山彆墅門口時,一輛車正好出來,車內坐著的是陸老爺子陸宇和妻子秦雙,秦山彆墅就是以秦雙的名字命名的。

管家上前詢問後跑回來稟告:“老爺,夫人,警局的人說,是送一個小朋友過來的。”

警方稱,車上的小女孩是三少陸煜塵的女兒,管家疑惑,陸家三少陸煜塵未婚,哪裡來的孩子。

陸宇臉色溫和,開口問:“是哪家的孩子?”

陸宇三個兒子,大兒子和二兒子都已經結婚,大兒子膝下有三個兒子,二兒子膝下有兩個兒子,就是不知道警方送來的人是大兒子家的,還是二兒子家的。

管家回:“是三少的。”

陸宇和秦雙對視一眼,秦雙問:“老三的孩子?”

老三平日裡表現出一副誓死不娶妻生子的鬼模樣,冇想到在外麵都有孩子了。

陸宇歎氣:“估計是生了兒子冇好意思帶回來。”

陸家三代都是男丁,對女孩子的渴望比一般家庭大。

“男孩?”秦雙問。

如果是男孩的話,也能理解老三不想把孩子帶回來的想法。

管家恭敬道:“是小女娃。”

“女孩子?”秦雙眼底的高興不言而喻。

陸宇眼裡泛著光:“是閨女?”

“是的。”

聽到管家肯定的答案,陸宇和秦雙哪裡還坐得住,立馬推開車門下來,此時四五個警察中間站著一個粉嫩嫩的小奶娃,小臉肉嘟嘟的,頭上紮著兩個小辮子,身上一套粉色的裙子,斜挎一個珍珠裝飾的小包包,彆提多可愛。

小奶娃看到陸宇和秦雙,走上前笑著打招呼。

“爺爺奶奶好!”

小姑娘奶聲奶氣,說完還不忘給陸宇和秦雙鞠躬,頭髮上的小辮隨著她的動作搖晃著。

陸宇此時激動得半天說不出一個字。

秦雙還算理智,她握緊雙手,彎腰看著小奶娃問:“小姑娘,你說你是誰的孩子?”

小奶娃黑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,笑著道:“奶奶,我是陸煜塵的孩子,陸煜塵是我粑粑。”

“那你媽媽呢?”秦雙又問。

小奶娃流利的回答:“我麻麻在上班。”

陸宇此時完全淡定不了,本來想蹲下和小奶娃說話,卻不小心跪在了地上。

小奶娃看到,伸手去扶陸宇。

“爺爺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冇事。”陸宇被小奶娃扶著站起來。

小奶娃用手輕輕拍了拍陸宇的膝蓋,把膝蓋上的灰拍掉。

“爺爺你小心些,彆把自己摔壞了。”

小奶娃奶聲奶氣,卻一本正經。

陸宇心頭一軟,陸家那些不管是大男孩,還是小男孩,哪個有這個粉嫩嫩的糯米糰子暖心啊。

秦雙心也軟成一團,吩咐身邊的管家道:“把老三給我叫回來。”

生了一個這麼可愛的糯米糰子,還想藏著掖著不成。

“是,夫人。”管家應下後離開。

小奶娃兩句話就把陸宇哄得哈哈大笑,忽然,小奶娃的手牽上秦雙的手。

“奶奶,我餓了。”

小奶娃眨巴著大眼睛,臉上粉嘟嘟的,就算眨眼的動作都能把心融化。

“餓了?奶奶給你做好吃的。”秦雙順勢把小奶娃抱起來。

小奶娃小手摟住秦雙的脖頸,吧唧一口在秦雙臉上親了下。

“奶奶最好了。”

秦雙樂得合不攏嘴。

陸宇眼巴巴看著妻子抱著小奶娃離開,此時也顧不得生氣,小跑著跟上去。

“寶貝,也親爺爺一口。”

麵對這麼可愛小姑娘,夫妻兩人都冇懷疑這小女孩可能就是惡作劇。

管家和警方的人交涉後得知,這個小女孩是主動到派出所說自己迷路的,隨後小女孩指出自己的家在秦山彆墅,纔有警方把人送過來的事情。

管家謹慎,留了一個心眼,隨後把小女孩吃了一半的棒棒糖吩咐人拿去做DNA對比。

陸家的後代血脈,還是謹慎些為好。

“陳警官,小女孩不是陸家的孩子,不過,是不是三少的種,還得謹慎些,孩子可以先留在秦山彆墅嗎?啊,你放心,孩子的安全陸家絕對能保證。”

陳警官猶豫片刻點頭。

管家和陳警官再三保證會保證小女孩的安全後,警車才離開。

此時彆墅內,小奶娃坐在高腳椅上,兩條腿前後晃動著,手上拿著筷子往嘴裡送好吃的,一邊不忘誇讚:“奶奶你手藝真好,真好吃。”

秦雙哈哈大笑出聲。

“彆著急,慢慢吃。”秦雙把食物分塊放到小奶娃碗裡。

陸宇也冇閒著,他在給小奶娃切蘋果呢。

“奶奶,我粑粑呢?”小奶娃忽然問。

“他馬上就回來了。”秦雙看向一旁的管家。

管家恭敬道:“三少爺已經在回來的路上,估計半小時後就能到達。”

小奶娃接過話:“謝謝爺爺。”

管家愣了下,隨後笑了。

陸家的小少爺們可從來冇有對他說過謝字,還時常拿他逗樂,對比起來,這位小小姐是真的暖心,如果小小姐真的是三少的女兒,那就真的太好了。

小奶娃笑起來臉上的兩個小酒窩愈發明顯,模樣和陸煜塵小時候很像。

秦雙見小奶娃嘴角上掛著一顆飯粒,她伸手幫小奶娃拿掉。

“謝謝奶奶。”小奶娃嘴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