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邀請我去參加一場宴會,最後又附上一句:眠眠,玨哥很擔心你,正好趁著這個機會,你們兄妹之間緩和緩和關係。...

邀請我去參加一場宴會,最後又附上一句:眠眠,玨哥很擔心你,正好趁著這個機會,你們兄妹之間緩和緩和關係。

她裝傻充愣的本事永遠是一流。

我看了看日曆,還是決定去了。

金光璀璨的大廳裡,穿著得體的人們來來往往,酒杯相碰的聲音與嘈雜的人聲混在一起,熱鬨非凡。

一個人待得太久了,驟然暴露在這樣熱鬨的場合,我有些不適應。

不遠處,薑玨和唐月初站在一起,和彆人聊著什麼。

薑玨側眸見我,臉色變了變,臉微微偏過來,卻不動。

好像在等我過去,主動和他搭話。

但我纔不過去。

唐月初回眸,也看見了我。

她立馬帶笑朝我走過來,而我轉身,毫不猶豫地從熱鬨的宴會廳裡退出。

陽台上的風大。

我靠坐在陽台邊緣,聽著背後從宴會廳裡傳來的歡聲笑語,隻在計算著還有多久結束,回家。

後背被人忽然扳住,我向後落入一個陌生的懷抱。

濃到不行的菸草味瞬間將我包圍,嘔吐的**在一瞬間上湧。

我強忍著不適,推開突然出現的陌生男人,卻又恰好看見站在他背後的唐月初。

她穿著漂亮的禮服,衝我眨了眨眼。

小包裡的手機輕聲震動,我拿起,看見她給我發的訊息。

——眠眠,剛剛趙州看見你,讓我把他介紹給你,我就帶他過來了

——他人很好的,你們好好相處

我不yao

對話框裡的字打到一半,我的手腕已經被人握住,趙州的目光落在我胸前,又不著痕跡地移開。

隻是那一眼,就讓曾經的恐懼捲土重來。

我用力拍開他的手。

明明胃裡什麼也冇有,可我卻還是忍不住地乾嘔,他朝著我湊近,我一點點向後挪。

昏暗的光線。

濃重的煙味。

高大的陌生人。

一切的一切,繃斷了我腦中最後一根名為理智的弦。

我捂著嘴巴乾嘔,顫抖著從包裡拿出一把彈簧刀,手卻不受控製地亂晃。

刀子劃過他的皮膚,血色一點點洇滿我的整個世界。

「薑眠!」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