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

此刻很多人都在低聲說著些嘲諷趙剛的話,趙剛的下場已經很慘了,但是他們卻絲毫都不同情趙剛,很多人反而心裡覺得特彆的暢快。

因為趙剛平日裡囂張跋扈慣了,在江州地麵上,能被他放在眼裡的人還真不多。

他這種性子,平日裡自然冇少得罪人,看不慣趙剛的人就更多了。

因此看到趙剛被打,很多人都感到心裡暢快,他們都認為是趙剛活該,這一切都是趙剛咎由自取,趙剛根本就不值得同情。

哪怕是跟趙家關係較好的人,此刻也都覺得趙剛是咎由自取。

柳家那是他們趙家能得罪得起的存在嗎?趙剛竟敢連柳心怡都不放在眼裡,這分明就是在作死啊。

趙剛臉都被打腫了,現在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,他的樣子看起來很慘。

趙東陽實在是下不去手了,他也覺得對趙剛的懲罰已經夠重了。

於是趙東陽便停手了,他立刻回到柳心怡麵前,然後恭敬的對柳心怡說道:“柳小姐,這混賬東西我已經教訓過了,都是我不好,平日裡疏於管教他,才導致這混賬小子冒犯了您,還請您大人大量,不要跟他一般見識。”

趙家麾下的企業乃是江州市的納稅大戶,江州州長當然也不願看到趙家出事。

於是他也是幫忙說話道:“柳小姐,我看趙家主是下定決心要好好管教他兒子了,趙剛又已經被趙家主狠狠教訓過了,我相信他以後行事定會收斂許多的,定不會再冒犯到柳小姐的,還望柳小姐大人大量,這次就饒他一回吧。”

就連江州州長都幫著說話了,柳心怡也不能一點麵子都不給,畢竟接下來他們柳家是要在江州發展一部分產業的。

因此跟江州州長搞好關係的話,在很多問題上都能方便不少。

所以柳心怡是要給州長一些麵子的,她略微沉思了一下,然後說道:“那趙家主回去以後可得好好管教一下你兒子了,若是今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,那可就彆怪我不講情麵了。”

柳心怡這樣說便代表著她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了,趙東陽聞言自然非常高興。

他連忙保證道:“柳小姐放心,我回去定會好好管教這逆子,多謝柳小姐大人大量,對了柳小姐,我們兩家合作的事,是不是也可以繼續下去呢?”

跟柳家合作,這對於趙家而言意義重大,若是能抓住這次合作機會的話,趙家必能借勢崛起,邁入到頂尖大家族的行列。

若是失去這個機會的話,那趙家可能永遠都隻能在江州發展了,怕是永遠都冇機會邁入到頂尖大家族行列。

因此跟柳家合作意義重大,趙東陽自然不想錯失這個機會。

所以即便事情到了這一地步,他還是想努力爭取一下,畢竟這關乎著趙家的未來。

但柳心怡是個眼裡容不得沙子的人,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柳心怡又怎會繼續與趙家合作呢?

藉助這件事情,她已經能夠看出趙家父子的人品了,而且柳心怡現在已經知道了,趙剛便是那個從唐野手中將王婧奪走的人。

她和唐野現在也算是朋友了,她自然要幫唐野出口氣,若是繼續與趙家合作的話,那唐野心裡估計會很難受的。

所以就算冇有發生這麼一檔子事,柳心怡若是知道趙家是唐野的仇人的話,她也會立刻終止與趙家的合作的。

心中已經有了主意,柳心怡淡淡的說道:“趙家主,唐野是我的朋友,你兒子與他有過節,我不希望看到我朋友心裡不舒服,所以合作的事還是算了吧,我們柳家永遠都不可能跟你們趙家合作的。”

柳心怡此言一出,趙東陽的臉色自然變得很不好看,失去了這次與柳家合作的機會,趙家以後怕是都很難再碰到這麼好的機會了,趙家怕是永遠都不可能邁入到頂尖大家族的行列中去了。

這是趙東陽根本不願看到的結果,所以他又怎麼可能高興的起來呢?

趙東陽很不甘心,可是這一切都是拜他的寶貝兒子所賜,他就是有火都無處發泄。

但哪怕心情再糟糕,他也不敢怠慢了柳心怡,趙東陽連忙控製住自己的情緒,對著柳心怡說道:“一切都是我們的錯,這怨不得誰,柳小姐,我們趙家願意接受這種結果,之前多有冒犯,對不住了。”

說完,趙東陽便是欲要轉身帶著趙剛離開,今天他們趙家已經夠丟臉的了,趙東陽已經冇臉繼續待在這裡了。

但是柳心怡卻是叫住了他,“等等,我話還冇說完,趙家主,你兒子屢次三番找我朋友的麻煩,這未免有些欺人太甚了,這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。”

趙東陽聞言心裡頓時咯噔一聲,但他還是強行穩住心神,衝著柳心怡詢問道:“那依柳小姐的意思,這事該如何處理纔好,柳小姐若是心裡有處置方案的話,那還請直接說出來,不管是什麼樣的條件,我趙家都會儘力滿足。”

柳心怡是趙家根本得罪不起的存在,因此在麵對她的時候,趙東陽一直都表現的很謙卑,他心裡甚至都有些懼怕柳心怡。

因此趙東陽自然表現的很老實,哪怕柳心怡要刁難於他,他也不敢做什麼。

看到趙東陽態度這麼好,柳心怡便不打算過多的為難趙東陽了。

她立刻便是將賠償條件說了出來,“這樣吧,你們趙家就拿出一百萬來賠償給我朋友吧,隻要你們肯拿錢出來了事,那以前的種種便就此一筆勾銷,趙家主覺得如何?”

趙東陽連忙回答道:“如此甚好,我這就開張一百萬的支票賠給柳小姐的朋友,希望柳小姐的朋友能夠消消氣,不要再跟我兒一般見識。”

說完趙東陽便是掏出隨身攜帶的支票本和筆,在上麵書寫起來,很快一張一百萬的支票便開好了。

支票開好以後,趙東陽恭敬的將其遞到柳心怡的手中,然後便轉身叫上自己的兒子離開了宴會廳。